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任正非霸气回应一切:欧美非买华为不可(全文)

1月17日,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深圳接受央视记者专访。在访谈中,针对女儿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华为遭一些国家“打压”等问题,任正非一一回应。

以下为网易财经整理的采访实录:

(画外音)身为父亲和公司CEO,孟晚舟被扣留事件中他经历了什么?

董  倩:您多久没见到她了?

任正非:不知道,应该是很长吧,很长吧。

董  倩:外界有人说,华为现在可能是从有公司以来,现在是最艰难,最危机的时候,您这么看吗?

任正非:不是,不是,我们今年至少增长20%,至少。

《面对面》专访华为公司创始人兼CEO任正非。

董  倩:这里是华为深圳总部,31年前华为从这里起步,到现在它已经程度世界领先的通信设备制造商。与公司的声名在外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它的创始人任正非这些年来却极少在媒体上亮相,因此不管是华为公司,还是任正非本人,在外界看来都比较神秘。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任正非却密集的接受了中外媒体的采访,我们《面对面》也在深圳总部采访到了他。

(画外音)采访时间定在2019年1月17号下午,任正非比约定时间提前3分钟,一个人到达采访地点。这是他首次接受国内电视媒体的专访。

董  倩:任总您好,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的记者董倩,欢迎您。请您坐。

任正非:好,我坐哪边?

董  倩:您请坐那边。

任正非:坐这边,好。

董  倩:任总特别感谢您。

任正非:我也感谢你们。

董  倩:非常感谢您把这次机会给了我们。但是我仍然非常好奇,这么多年来,您为什么不在电视上露面呢,到底出于什么考虑?

任正非:我真没想明白,为啥不露面,不上也没问题,我觉得文字的穿透力更强一些。

董  倩:您指文字的什么穿透力?

任正非:就是我自己写文件啊。

董  倩:我们这两天在华为园区,有这个媒体的VIP证,后来媒体的同行,就是您的同事跟我们说,这以前是没有过的,以前很少有媒体能够走进华为的园区。

任正非:我们欢迎媒体参观我们的园区,但是并没有说我们要夸大希望更多的媒体来。媒体来我们有接待,只是我们接待的方式可能没有那么隆重吧。

(画外音)根据公开报道的资料统计,自从1987年华为创办之后,到2019年之前的31年时间里,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总共不超过十次。然而在2019年1月15号到17号的三天时间里,他却一改常态,除了首次接受国内电视媒体的专访,还与数十家国内外媒体见了面。在外界看来,此次任正非密集接受采访,和华为近期所面临的处境,包括他的女儿,华为副董事长,全球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近期被加拿大警方扣留一事有关。

(画外音)当地时间12月1号,加拿大警方应美国的要求,在温哥华逮捕了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

(画外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康,今天再次就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拘押一事,表明中方严正立场。

陆  康:加拿大方面如果不能够正确的处理这件事情将面临严重后果。

董  倩:因为孟晚舟事件大家都很关注,但是我想大家关注的点,和您作为一个父亲的关注点应该是不一样的。您作为父亲想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又能为她做些什么?

任正非:我们首先感谢党和国家对一个公民的全力的保护。但是我们能做的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

董  倩:您现在能和女儿联系吗,用什么方式?

任正非:那可以打电话呀,说说笑话呀。

董  倩:您现在担心她吗?

任正非:我觉得不应该有多大的担心,估计她需要很长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

任正非透露,当时他和孟晚舟本来计划去阿根廷开同一个会议,因为任正非是会议的主要主持者,她比任正非提前两天前往。不曾想,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号,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当地警方扣留,10天之后,2018年12月11号,加拿大法院做出裁决,批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当晚,走出法庭的孟晚舟发朋友圈表示,“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配图是一张芭蕾脚的华为广告图,上面写着“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董  倩:您多久没见到她了?

任正非:不知道,应该是很长了,很长吧。

董  倩:因为工作的关系,很长时间见不着这是一个正常状态?

任正非: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家庭,每个人都以小家庭为中心。忙碌完了之后,各回各的小家庭。所以我们不像农村,大家聚再一个大国里面吃饭,每个人都有小家庭。

董  倩:因为工作的原因,大家有小家庭的原因,长期见不着面这是正常的。

任正非:正常的。

董  倩:但是因为这种情况,这种意外,您会不会因为这种意外而特别惦记她,会想念她。

任正非:她比我的小女儿还好一点,我们小女儿放学回国,到我们家住一晚上,第二天就飞走了。大女儿总还好一点吧,还能看一看我。

董  倩:您不会因为这件事,特别的…

任正非:不会,不会。因为我觉得儿女最重要是他们的翅膀要硬,他们要自由去飞翔,这是父母的期望。父母并不是期望儿女来照顾父母,这个不是我们的期望。所以他们飞得越高,他们跟我们的差距就越大,代沟就越多,她愿意跟我们沟通就沟通,不愿意沟通就不沟通。

董  倩:但是她毕竟遇到这么一件事。

任正非:这个事我们还是要通过法律解决,我们是有信心能解决的。

对于孟晚舟的被扣,华为曾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目前从亚洲到欧洲,从南美洲到北美洲,华为在全球170个国家开展业务,已经签署了30个5G商用合同,5G基站全球发货超过2.5万个。尽管华为迄今为止没有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安全事故,但是仍有一些国家以网络安全为借口,抵制华为的进入。孟晚舟事件更是将这种壁垒从商业层面,彰显到了政治层面。

董  倩:在遭遇了一系列的壁垒之后,有外界舆论分析说,现在恐怕是华为最危险的时候了。作为公司CEO和创始人的任正非,他又是怎么分析当下和以后呢?

就在前段时间,我看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讲过这么一段话,说华为发展到今天,不会与任何人为敌,也不会把谁看成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是现在有的人把华为当成对手,那怎么去面对这种状况?

任正非:嗨,这是比赛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好了以后,不会没人买的,你不要担忧,我从来没担忧这个事。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前两天我对着西方记者专门讲了,全世界把这个5G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全世界把微波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全世界做5G只有几家公司,全世界做微波只有几家公司,只有一家公司把微波和5G做得好。我们当把5G和微波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光纤就可以回传。

现在我们4G用这个方法已经很成功,是普遍为穷困国家,就是非洲穷困国家提供了农村服务,但是用5G的微波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它提供的是超款待,西方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农村,就是高等的大农村,因为它是别墅区,大规模的别墅区,每家每户要铺光纤进去成本很高,这个时候他要想看8K的电视,他拿什么看?我们这个小基站一装,这个方圆这一片就看了,这个全世界只有华为能做到。

董  倩:但是假如有些国家就用国家禁令的方式不让你们去参与。

任正非:不买他们傻,不买他就亏了吗,就比赛嘛,这是和平竞争吗,技术竞争是和平竞争嘛,他除了买还有啥办法呢?

董  倩: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比如说华为在成长的过程中,年轻的时候,小的时候没有核心科技,你加入不了人家的竞争,现在有了核心科技,有了领先的技术,但是人家有的国家不让你参加竞争,也是每一个公司都必经的一个过程吗?

任正非:这只是有的国家,这些国家很少啊,没有这么大的影响。

董  倩:但是就像您所讲的,欧美国家在电信领域的投资占到60%,如果重要的欧美国家不让您进,有什么办法?

任正非:不会,欧美国家最终,我们有很多东西他非买不可。但是我一定会卖给他们的,我们不会计较他曾经拒绝过我们。我们觉得我们是市场经济,我们是客户为中心,当他要买的时候我还是会卖给他的。但是我重点把想买我东西的国家做好。

(画外音)只有长期重要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只有长期重视

董  倩:在我们采访的地点,华为总部的接待大厅,大屏幕上反复在播放着一个宣传片,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基础教育和基础科研,是产业诞生和振兴的根本动力。在今天采访之前,任正非特别找到我们说,他希望在节目,在采访中表达的也正是这样一个观点。那么我们就非常好奇,因为在外界,在广泛的关注华为作为一家企业,它的未来何去何从的时候,为什么作为当家人,他最关注的反而是这样的一个话题?

任正非:我觉得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至少是生产方式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工业、农业,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那工业巨大的进步,来源于教育和科技的进步,所以说我们认为一个国家首先要重视教育,重视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国外有人说过,就是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完成的,同时也讲了,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就是国防并不一定是武器是最厉害的。

那么我们国家在经济上发展速度过快,有很多泡沫机会,大家都忙着在泡沫里面多挣点钱,可能在做学问的问题上就有点惰怠了,就是有点跟不上时代。

(画外音)在任正非看来,把教育做好,国家才有未来。因此要提高老师的待遇,再穷也不能穷老师,要让优秀的人才愿意去当老师,让优秀的孩子愿意学师范,这样就可以实现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

董  倩:作为一名企业的负责人,非常重视基础研究和基础学科,但是您知道,现在的现实是在一些高校,尤其是在专业设置上,对基础科学,比如前一段时间您到中科大的时候对校长说,统计学非常重要,每一门都用得到。但是问题是,现在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去学这个东西?

任正非:对呀,你看,你讲到命脉了。习主席专门还讲人工智能了,那人工智能是什么?人工智能就是统计学呀。这个学科计算机与统计学,就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我们老说人工智能这门课,中国没有人工智能这门功课,它叫计算机与统计学,审计学与统计学,“什么”与统计学,你说我们要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时代干啥?统计呀。说明我们国家在数学上重视不够。

第二个在数学中统计学重视不够,大家过去看多年来好多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大多使用的是统计学。所以中科大包校长给我讲话的时候,他介绍专业的时候,每个专业我都在后面讲,这个专业后面加一个统计学,这个专业后面加一个统计学…(这样)你才能带动新时代的突破。

比如说我们有些科学家跟我讲,他说未来(时间长短我不好说,不会要十年),他说只要移动,愿意多给我们一倍的钱,我们可以把它带宽增宽100倍,比如说我们和苹果手机的差距是什么?说苹果在寒冷的地带就照不了相,我们在寒冷地带能照相。

主持人:这跟数学有什么关系呀?

任正非:这是胶水,是我们科学家发明的一种胶水,这个胶水在低温下不凝固,所以我们在低温下就可以照相,因为镜头是用胶水粘起来的,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技术科学带来的的,突破这些技术科学需要非常长时间的积累。

(画外音)据介绍,华为在全球18万员工中,研究人员就占到了45%,每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15%左右。2018年华为在研发方面投入更是达到了150亿美元,未来五年超过1000亿美元。

主持人:为什么一家民营公司在研究它的产品的同时,还要下这么大的力气去加大这个基础研究?

任正非:正常的传统的做法,基础的研究、会多对人类未来的探索,是应该由大学、科学家他们探索完成了以后,告诉我们,我们再进行工业实验,通过工业实验把它们做成一个可能使用的药号(音17:30,字幕为“技术诀窍”),根据这个药号(音)我们再去生产产品,这是很长的一个漫长的过程。

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周期)太短了,过去那种产学研的分工模式不适应现代社会,我们不可能等科学家们按照这个程序做完,所以我们自己就培养了大量的科学家,我们公司应该至少有700多个数学家、800多个物理学家、120多个化学家,还有6000多位专门在基础研究的专家,再有60000多工程师来构建这么一个研发系统,使我们快速赶上人类这个时代的进步,要抢占这个更重要的制高点。

主持人:但是我问您一个很功利的问题,因为都知道基础研究,基础就意味着它的时间段、时间周期一定是长的,假如投了这么多基础研究的钱在上面,见不到成果,那怎么办呢?

任正非:一定是的。我们有一个主管研发的徐直军,每次我都批判他,我说你看你这个人,是我浪费了一千个亿培养起来的,(他说)“以前你批判我浪费了一千个亿,你今年再批判我,我应该是浪费两千亿了”。

主持人:您认为是浪费吗?

任正非:这是一个诙谐的说法。因为科研上的不成功也培养了人才。我们一个小伙子,到瑞典两年,他领导了一批科学家,他在半导体上突破,这是人类社会重大的突破,这个突破,当时我提议涨七级工资,最后他们涨的是五级,破格涨了五级。

主持人:为什么没听您的呀?

任正非:我有时候说话也不算数,我有时候说话比较夸大一点嘛,我希望更激励人一点,但他们更考虑要平衡一点嘛。

(画外音)2009年,华为开始5G研究,当时的华为是全球通信设备企业里的挑战者,全年销售收入仅有170亿美元,是现在的1/6,虽然当时的5G技术标准有很多,但华为认为,土耳其教授埃达尔.阿勒坎发现的极化码有作为优秀信道编码技术的潜力。

几年之后,华为的坚守有了成果。2016年,以华为公司主推的极化码方案成为5G控制信道场景编码方案,这也是中国公司第一次从概念研发介入到标准产品全链条参与的通信标准。

2018年7月26日,华为在深圳总部举办5G极化码与基础研究贡献奖颁奖大会,百余名基础研究与标准领域的华为专家受到表彰,而5G极化码发现者,土耳其教授埃达尔.阿勒坎则被颁发特别奖项,致敬其为人类通信事业发展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在与埃达尔.阿勒坎对话时,任正非表示,华为会继续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引燃更多科学的灯塔。

主持人: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对这个问题看得这么清楚的话,你们在招人才的时候,像统计、数学这样的人才好不好招?

任正非:好招。

主持人:为什么你们好招?

任正非:因为全世界博士很多啊,我们国家这些年也进步了,而且特别是现在有大量的人才从国外海外回归,这对我们国家是一次机会。因为这个世界有两次人才大转移高峰,第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300万犹太人从苏联转移到以色列,崛起了一个高点;现在美国正在排外它的科研就受限了,第二个可能我们有大量的留学生在国外不能公平就业的话,他可能要回国,这个时候我们国家敞开怀抱,拥抱这些人,让他们到中国来多挣钱,让他们来为国家多发光。

其实有时候我们跟外国人说,你把这个高科技卖给我们吧,你把这个东西卖给我们吧,当这个东西卖回来以后我们把这个“蛋”一打开,发现这个蛋是中国蛋,是中国鸡跑到美国生了一个蛋,然后卖给我们中国蛋,我们还交了关税,我们还高价买回来。为什么中国自己的鸡不能在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地上生(蛋)呢?

第二,为什么不能让外国的科学家到中国来生蛋呢?大家知道,美国友非常多伟大的领袖、政治家、哲学家、科学家,大多出自穷困的东欧,那我们为啥不能再把东欧的优秀人才引进到中国来生蛋呢?让他们也有幸福的生活,让他们也感觉到好环境,这样中国能大量把世界人才像美国一样,把科学家吸纳到中国来,这个国家怎么不能井喷呢?

(画外音)1987年,44岁的任正非从零开始创办华为,选择了高科技含量的电信。时至今日,华为成为世界领先的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致力于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为了这样的理想,75岁的任正非仍然孜孜以求。

主持人:在您心目中华为发展到今天是不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任正非:华为现在出问题的就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整个管理层级太多,我们正在改革。我们在五年左右,如果我们在组织改革上能获得成功的话,我们可能是有战斗力的。

主持人:未来的华为公司应当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应该是作战比较精干的,应该不像现在那么臃肿,这么多管理层次,那么复杂,这么多PPT,这么多会议,这么多无效的劳动。哈哈哈哈。

(画外音)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100位改革先锋获得党中央和国务院的表彰,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一直病程艰苦奋斗精神,并创造华为发展奇迹的任正非并未进入受表彰人员名单,有报道说这是任正非婉拒的结果,在采访中记者也当面向任正非进行了求证。

主持人:因为在改革开放40年的纪念大会上,有100名改革开放的先锋中央在表彰,说没有您的原因是因为您主动申请深圳市委市政府“别加上我”,真的假的?

任正非:是,真的。因为我是这样想的,我想集中精力搞搞华为,华为已经够复杂了,你们主要是没有机会到我们海外一些研究中心看一看,应该看看这些科学家在这么细的地方,还有数千项专利,在研究这些细节,只有很多细节才能组成最宏观的,这些东西都是要有规划的,我觉得我的精力要放到自己内部的这个方面上,如果参加社会活动,就会让我消耗很多精力。第二,你让我开会坐在板凳上坐2个小时我坐不住,我觉得溜号不光彩。

主持人:那您做什么事儿的时候能坐得住?

任正非:我做自己公司工作的时候就能坐得住,哈哈哈哈。

主持人:谢谢您任总。

(画外音)因为任正非还要接受十几家国内媒体的专访,所以面对面对任正非的专访只能匆匆结束。

主持人:为什么这段时间您会这么频繁地去接受中外媒体的采访呢?

任正非:我是被公共关系部逼的,被他们逼的,因为他们说现在是处在一个危机转换的阶段,我一定要让客户理解我们,一定要让18万员工理解我们,团结起来奋斗,渡过这个困难时期。“所以说还是你讲话有权威”,那我就来讲话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特别关心(的问题),外界有人说,华为现在可能是从有公司以来现在是最艰难、最危机的时候,您这么看吗?

任正非:不是,不是。我们今年至少增长20%,至少,每一个部门都跃跃欲试,我叫他们把计划报低一点,不然上头奖金就压你们了,哈哈哈哈。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

任正非:对不起大家,我等会儿再发名片好吧,对不起,耽误一下。

扫描到手机WAP站访问 来源:网易财经综合

免责声明:本站只提供免费信息交流,转载文章版权归相关平台原作者所有,不代表网站自身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bd@xiceo.com)告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为CEO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