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嫌市长工资低,辞职去翻垃圾堆,好容易干出80亿资产,又要上交国家!他瞎折腾啥呢?

都说商人精明才能赚钱,刀哥今天讲的这个人,却是个著名的“大傻儿”!

当大学教师嫌没劲,干市长嫌钱少,创业做房地产,有挑战性,还挺挣钱,可他还不消停,走路上看到垃圾堆就眼发光,非要去翻一翻,说是能挖出宝来!

13年花了20亿,“破烂”堆了无数,好不容易靠旅游、参观每年盈利2000万,还有人给估了80个亿,他又立个遗嘱,这些死后都上交给国家!

这人,瞎折腾啥呢?

跟小伙伴打架,父亲抄着手看,赢了给他倒白酒

这个人,叫樊建川,是四川有名的“樊傻儿”,1957年出生于四川宜宾,父母都是军人。那时候兵荒马乱的,大家都穷,孩子也都没现在这么精贵,基本都是敞放散养。或许是因为川南向来有剽悍的江湖习气,樊建川儿时在金沙江边就玩得很野,江里游泳,扎小木排,偷书,偷柚子,偷甘蔗,甚至游过金沙江去偷对岸的南瓜,被农民用钢鹅石砸……好事坏事干了一个遍!

他跟小玩伴打架,父亲也不帮忙,就抄着手看,要是打赢了,就给他倒白酒。

军人家庭出身,以及童年的经历,养出来的他自带一股狠劲儿,不仅吃的苦霸得蛮,还将道义看的分外重要,自然也不甘平庸,敢想就敢做。

汶川地震塌了N多房子,他的业主却打出感谢横幅

长大后,樊建川也跟那个时代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下乡当知青,为了不再过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他没日没夜苦练吹笛技术,终于打动了来招兵的首长,如愿以偿过上了好日子。

22岁考学深造,两年后毕业任教,随后步入仕途,在34岁就当上四川省宜宾市常务副市长,顺得都让身边人眼红。可是他还是不满意,当老师他嫌一眼能望到头,当市长,他又说钱太少,怕自己忍不住贪污。最后,一咬牙一跺脚,辞去市长,他跟几个朋友凑了10几万,合伙搞了个房地产公司——建川实业。

气味相投的几个人,还没赚钱,就定了个“忠义勤信”的宗旨,说好了要按照“这个宗旨来做企业。

其他开发商为节省成本,通常会偷偷拿掉30%安全系数建设支出,樊建川他们不但不拿,还搞了个建筑公司,挖来一批专业人员,自己控制人员亲自建房,绝不偷工减料。

汶川地震、房子垮塌得非常厉害,有的四五层楼一下就变成了两层楼,剩下三层楼沉到地下看不见了,为此死了很多人。樊建川建的房子却几乎完好无损,业主们还打出条幅来表示感谢。

凭着经商的天赋和道义第一的诚信,樊建川5年内就赚得盆满钵满,在成都市最繁华的地段不仅拥有自己修建的商品房,还有办公楼、商铺、加油站……个人资产最高达到二三十亿,在当时的中国富豪榜,排名280位。

名利双收,这下该消停了吧?不,他又想重操“旧业”,搞收藏、建博物馆!

因为父亲进牛棚爱上收藏,看到垃圾堆就眼发光

樊建川爱搞收藏,还得从他爸文革蹲监狱说起。樊建川的父亲早年加入过阎锡山将军的队伍,“文革”时因此被关在牛棚。

那时,樊建川的任务是收集街上的小报、传单,一部分拿去给父亲看,另一部分自己收起来,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他有了收集报纸、书信奖章的习惯。

或许是知道的多了,或许是因为军人家庭的出身,后来,他开始专注收集各种跟中国抗战相关的东西。“一个国家的光荣,可以让13亿人中每一个人去分享;而国耻,同样需要每个人都承担!”

为了收集这些“宝贝”,他一有时间去文玩市场捡漏儿,还厚着脸皮问朋友要、买,满世界扑腾,就跟魔怔了似的,去到哪个老村子、老宅子了,看到垃圾堆就眼发光,捡个烂了底儿的脸盆都能高兴的拍照留念!

他也知道搞收藏不赚钱,年轻时,还只是当个爱好,可后来有钱了,藏品多了,建个博物馆反倒成为了他心心念念的事情。

在樊建川看来,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度,有谁真正稀罕你是多大的企业呢?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能万古长生,全世界都没有。但有意义的物品可以,这不正是都江堰、武侯祠等能够非常长命的道理吗?说干就干!

一个房地产商,买500亩地不是圈地而是建博物馆?骗傻子呢!

1999年9月,建川博物馆成立,展览时,樊建川却意外发现自己太“富有了”,14件展品当场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比卢沟桥博物馆还要多!他突然就对自己的收藏有了底气,仔细考量后,决定买500亩土地,建24个馆,完整的展示自己所有藏品和历史!

可哪里有500亩地做博物馆?

去全国各地考察买地,大家都骂他骗子。一个房地产商,买500亩地不是圈地卖钱而是建博物馆?骗傻子呢!后来,大邑相信了他,同意在安仁镇卖给他500亩地,2003年的安仁镇,黑灯瞎火,从成都开车要两个多小时。朋友听说了,都觉得他是个疯子,叫他樊傻儿,都觉得他会彻底栽在这个镇上。有了钱不享福,还偏偏去干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真傻啊他!

9个月里,我全天泡在工地,累了就垫一张纸板,睡两三个小时

樊建川却没理会这些闲言闲语,还给自己定了个目标:“200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这是一个甲子,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大事!”

“纽约的大都会、巴黎的卢浮宫,都是躺着的。我要做的新中国六十年博物馆是竖起来的,像剑一样,把 天 都 捅 破!”

于是,樊建川卖掉了自己的办公楼、商铺、加油站,把钱整个投到了博物馆。但时间太紧张了,完成前期手续,真正开工时已是2004年11月,距次年8·15剩时9个月。

“当时没人相信我能完成,包括成都市的领导,他们说9个月把房子修好都不错了,更别说陈列也要花几个月时间。”

别人怀疑就放弃?这不是樊建川的性格!时间紧任务重,更没有时间废话!樊建川撸起袖子就开始了人生中最忙的9个月。

每个馆的工地上都立着倒计时的木牌,从打桩修房子,到陈列、布展、灯光、安防,都是他和工人一路拼出来的。往往顶还没有封,就开始布展柜,这边装电梯,那边装玻璃。

“我全天候泡在工地,累了就垫一张纸板,睡两三个小时。”

黄天不负有心人,2005年8月15日,展现中国共产党发动领导抗战的“中流砥柱馆”、反映国民党抗战的“正面战场馆”、纪念美国援华的“飞虎奇兵馆”,还有“不屈战俘馆”“侵华日军罪行馆”,以“预展”形式如期开放,后经文化部、民政部等6部委专家组现场严格审查,正式 开 展!

随后几年,樊建川再接再厉,建成“川军抗战馆”“中国壮士群塑广场”“抗战老兵手印广场”“援华义士广场”等抗战系列场馆。现在,这里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博物馆聚落”——30个分馆,由30个世界一流设计大师设计,总占地500亩,拥有超过1000万件藏品。

在收藏和建馆过程中,许多尘封在历史中的人与事被他激活

到过建川博物馆的人,都感叹这里展出的文物量大质优,樊建川手中,仅与“文革”有关的藏品就有数百万件,其中包括手写资料二三十吨、书信三四十万封、日记一万五到两万本、像章上百万枚、票证上百万份……全部藏品一千余万件,展出部分不到其收藏的1%。

更让人激动的是,在收藏和建馆过程中,许多尘封在历史中的人与事被樊建川激活了。作为近百年来第一个以胜利者身份踏上日本国土的中国军人,中国驻日占领军先遣官廖季威曾押解日本战犯回国受审。后来,他的手印留在了建川博物馆抗战老兵手印广场。

“一个民族不能忘记她的捍卫者,在这些老兵凋零之前,我们应留下他们的印记,以为永世的纪念。留下一个手印,就留下一分力量。”樊建川说。

手印广场一排排玻璃上已印有4000多名抗战将领或老兵的鲜红手印,为取这些手印,樊建川跑遍全国,甚至多次跑入太平间。

在中国壮士群塑广场,约3000平米的中国地图上,200多位抗战名将和著名烈士的铁像站在他们战斗或牺牲过的地方,令人肃然起敬。

广场揭幕时,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乃父牺牲时年仅两岁。当她在壮士广场看到自己父亲的雕像时,泪如泉涌,抱着雕像痛哭:爸爸,我抱抱您!

现在, 他的藏品,也从最开始的四处捡,到后来的满世界买;从厚着脸皮上门讨,到有人闻讯捐出来。锈迹斑斑的钢盔、枪支、手榴弹;发黄的报刊、文件、各类证书;甚至残破褴褛的血衣……都记录着战争的血腥,记录着民族的不屈,记录着岁月的沧桑……悲痛亦或沉重。

谁说让一个企业完蛋,就是建博物馆?

“我下决心建博物馆时,朋友曾苦劝说,让一个人完蛋,吸毒;让一个企业完蛋,建博物馆。博物馆的投资是永远收不回来了,但我要求能通过博物馆的运营维持生计。“

为了“维持生计”,他将博物馆与文化创意产业相结合。在聚落中,有“人民供销社”“工农兵旅馆”“人民公社大食堂”“报纸展销中心”等综合业态,提供博物馆旅游休闲配套服务。还有能勾起儿时回忆的白糖“老冰棍”、个人生日当天的报纸、《嘹亮》歌碟等文创产品出售。此外,樊建川利用自己熟悉博物馆策划、陈列、管理的优势,成了重庆、青岛、宜宾等地的“博物馆提供商”。

如今建川博物馆聚落实现了每年近2000万元的盈余。整体估值,更是有人给出了80亿的天价。妻子同意博物馆上交国家,却无法接受他这个遗嘱,可他也并非没有忧虑。裤子都能当收藏品,吃饭就爱大排档的樊建川担心百年之后,女儿突然得到这些东西,却不能妥善收藏。

2007年12月6日,樊建川公证了自己立下的遗嘱,博物馆方面,我个人所有部分,在百年后,全部赠与成都政府!结发妻子杨葆林,一贯跟他心意相投,对他这份遗嘱,没有打磕绊,立马就签字了。却对樊建川另外一份遗嘱,抵死不从。樊建川希望在死后把自己的皮绷成鼓,放置在博物馆中,参观者谁敲一下,樊建川就会在大屏幕上出现讲一段话、唱一首歌,博物馆就多一千块钱来补贴开销。

皮囊让千人捶、万人擂,对他而言,是对建川博物馆的守护,但对妻子而言,未免太残忍、太心疼了。

直到现在,他还未说服妻子,不过以他的执拗,估计会想尽一切办法,毕竟,这就是他的梦啊!

“四川有两千家房地产开发商,少我一个没关系。中国十三亿人,12.5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生活,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做牺牲,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本文部分资料来自:

新华每日电讯 《13年倾尽自有资金20多亿元,“馆奴”樊建川想做个“敲钟人”》(记者惠小勇、叶含勇、童方)

新三江周刊:《内幕:樊建川不当宜宾副市长竟是因为工资太低!》

《樊建川谈经商与做官》

如有不妥,请后台留言。

扫描到手机WAP站访问 来源: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免责声明:本站只提供信息交流,不代表网站自身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为CEO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