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LED照明企业面临行业洗牌 资本决定产业格局

去年4月,科技部启动了“十城万盏”半导体照明应用工程试点工作,带动了LED照明的快速发展;不仅LED概念在资本市场染红根根阳线,相关企业亦兴致勃勃地投入到并购或扩产中。一年后,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于上月起开始对“十城万盏”试点城市的试点工作进展情况进行调研。

虽然调研结果仍未出台,但记者采访了解到,很多当年以LED路灯起家的企业,即使没有倒闭,但路灯项目本身是亏损的。

在日前由高工LED举行的“2010年LED照亮中国之旅——南京站研讨会”上,南京路灯管理处总工程师刘磊实指出了LED路灯推广的瓶颈:目前大功率LED灯具与高压钠灯相比,在道路照明中节能效果不明显;并且LED路灯属电子产品,寿命波动大,维护困难;技术瓶颈突破困难;经济回报性差。这些问题在各地的路灯项目中具有普遍性。“十城万盏”的推行可以说已经遇到一个槛。

而在这种情况下,合同能源管理(以下简称EMC)的出现,使得LED照明市场有望从政府导向逐渐向市场行为转变,这似乎为“十城万盏”下一阶段的顺利推行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

“十城万盏”缘何“叫座不叫好”?

去年四月,科技部批准21个城市为“十城万盏”半导体照明应用工程试点城市,目的是以LED在市政照明的应用示范工程为载体,在一批基础好的城市,为全面推广半导体照明摸索经验。而这掀起了一阵LED风。很多没能入围第一批试点的城市,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推广LED照明工程。

一波“换灯”热潮中,很多不具备条件的企业纷纷上马LED生产线。“我们调查了国内40家LED路灯企业,其中近1/3的企业是在一年内开始生产LED路灯的。”高工LED CEO张小飞指出,“很多技术不过硬的企业凭关系拿到了项目。”高工LED产业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去年21个试点城市总共安装了22.2万盏LED路灯;而LED路灯生产线的亏本率高达70%。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一方面与企业盲目上项目相关,但更重要的是推行“十城万盏”的资金来源始终没有解决。南京路灯管理处总工程师刘磊实就为南京市算了一笔账。他指出,由于高光效大功率白光LED应用产品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的高档外延芯片,质量较好的LED路灯价格居高不下,以南京目前城市照明设施量计算,若全部更换LED产品需要8-10亿。而在南京绿色照明工作的推动下,即使关闭南京市全部路灯以节约用电,也需要22-27年以后才能收回投资。

一位不愿具名的LED企业代表坦言,科技部主要给政策但没有下发经费,仅靠地方财政去推广LED路灯的难度很大。“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拖欠LED企业项目款项的问题。”

情况如此,为什么企业还要对“十城万盏”如此钟情?张小飞表示,“承担政府工程的利润还是偏高,现在基本价都在20-30元/瓦左右,如果用普通的芯片,整灯不追求高质量的话,成本可以做到一半,还有100%的利润。”他坦言,“这种项目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有实力的公司看中这个市场的空间,还是会做。”

EMC解决经费难题

如今,国家扶持EMC政策的出台,或能助力“十城万盏”的顺利推行。所谓EMC,即“合同能源管理”,是一种节能服务产业的新模式。即专业节能技术服务公司接受客户(节能业主企业)委托,通过与客户签订能源服务合同,自带资金实施节能项目,为客户提供节能改善必需的设备、技术、资金等一条龙服务,并通过为客户节约下来的能源成本获得收益。这正是地方政府在推进LED照明“十城万盏”计划中所希望采用的新模式。

而在LED照明“十城万盏”的实施中,EMC又分两种形式。其一是节约下来的能源收益以分期付款的形式直接返还给LED企业;但这种方式目前存在一些问题。张小飞表示,相对高压钠灯,LED路灯实际节能效果达到40%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用250瓦的LED路灯取代400瓦的高压钠灯,按照如今的电费水平来算,要8年以上才能回收成本,再加上后续的维修成本,这种模式对于企业来说有很大的风险,实施起来比较困难。

第二种EMC的实施办法,也是如今更广为采用的一种商业模式。即由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来代付,由政府提供担保。这种形式的利润可能不是太高,银行有一定的利息折算公式;但对企业来说,可以先拿到钱。这实际上是由银行承担了风险,但也解决了财政经费的问题。

上个月,作为“全国第一家”全城配装LED的县级市,曲阜的路灯项目正是采用了这种模式。德士达光电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士达”)通过其代理商深圳市峰光虹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拿到了这一规模超过1.6万盏,产值数千万的路灯项目。

德士达在曲阜的路灯照明亮化工程节能改造后,将把工程的所有权和节电率的收款直接买断给银行。而所需的原始资金则由企业合作的投资公司提供。“其实很简单,工程必须验收完才能转给银行,但没有企业有这么大的资金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只是做了个技术上的转接。”德士达总经理熊映翔指出。

但他同时强调,其中政府的财政担保是必须的。而对于曲阜政府来说,项目完成后每年可节约用电2355432.24度,节约金额达5112881.61万元,节电率可达百分之七十以上。熊映翔坦言,这也是公司第一次采用EMC,而这个案例成功后,公司也会尽量用这个模式去承接其他各地的EMC方案。

据悉,年内广州、贵州、浙江等地也将以EMC的方式启动LED路灯照明项目。

传统照明企业试水LED

张小飞表示,实际上,很多曾经做过传统灯的大企业,更具备参与路灯项目的实力,一方面他们在光的设计上很有经验,另一方面他们和路灯所的关系不容忽视。唯一的缺陷是其在LED技术上稍弱。

据高工LED产业研究所统计,2010年上半年LED路灯的安装量为20万盏,预计下半年安装量是30万盏,全年将达到50万盏的水平。今、明两年LED路灯的安装量实际上稳步大幅增长,增幅达120%左右。

如今,看到了这一市场空间的大型传统照明企业也正在谨慎试水LED路灯市场。雷士照明市场部总监石勇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雷士照明正在与广东惠州洽谈当地的路灯项目,目前还在讨论具体的合作模式。他表示,雷士照明对LED照明市场比较谨慎,在研发和生产制造上有所关注,但还没有大规模投入应用。

“LED在政府的项目中前景不错,但如果要彻底取代传统的民用节能型产品,目前还不太现实。因为LED的技术指标和传统节能产品的属性还有很大差异,无论是技术研发还是成本控制上都还不够成熟;另外在使用时,传统节能灯更接近自然光,在民用领域的使用中也更舒适,更多使用者会在此基础上再考虑节能。”他坦言。

而除了雷士照明外,佛山照明、TCL照明、通士达等公司也正在谨慎介入LED市场。佛山照明日前公告,公司与美国Bridgelux(普瑞)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就LED项目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在中国合作开展高流明LED灯泡、灯具的生产与销售。由普瑞公司提供受专利保护的高流明LED光源模组、散热及驱动器方面的技术支持,结合佛山照明LED灯泡、灯具(含MR16射灯)系列产品的制造技术,开展LED应用产品的研发设计合作。在满足一定销售量的条件下,普瑞公司提供的上述系列产品解决方案在中国只提供给佛山照明使用。

其中一传统照明公司高层告诉记者,目前LED路灯市场大企业参与较少,小企业比较积极。但小企业三年之内上不了市,未来不排除被大企业并购的可能;同时“佛山照明”模式也很有效——大型传统照明企业可以通过与拥有先进技术的国际企业合作,或者通过整合收购拥有渠道优势的小企业的方式进行优势资源的互补,来介入LED路灯市场。

传统企业的介入使中小型LED企业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据了解,目前南京汉德森半导体照明、江苏史福特光电等一批中型LED照明企业正在跟投资机构接洽,寻找资金支持,以便更大规模地对路灯进行投入,突破路灯工程地域条款分割的现状,并争取上市。

“企业都很急,因为一旦别人拿到钱,对自己的打击将非常大。因为公司对资金的要求较大,但回报周期又比较长,渴望‘速成’的PE兴趣不大,VC风险投资商又觉得投资额过高,风险过大。因此合适的资本对接机会并非太多。”张小飞指出。

由此来看,资本将决定未来LED照明的产业格局,而企业将面临更严峻的竞争和行业洗牌。

免责声明:本站只提供免费信息交流,转载文章版权归相关平台原作者所有,不代表网站自身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bd@xiceo.com)告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为CEO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