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诗经》提出这样一个千古难题 可能至今无人参透

个人认为,《王风》这几首诗里,最有震撼力的是《兔爰》,这首诗里面关键几句是: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

我生之初,尚无造;我生之后,逢此百忧。尚寐无觉。

我生之初,尚无庸;我生之后,逢此百凶。尚寐无聪。

 

写这首诗的人,简直就是个哲学家。因为其他诗人,无非是抱怨当下的愁苦罢了;而他把愁苦的根源一下子推到生命之始。于是这就是涉及到了一个千古难题:人有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利?

答案是没有的。因为任何小孩,都是在父母啪啪啪之后生出来的,不管他们是为了满足快感,还是为了传宗接代。没有任何渠道向孩子征询:你愿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除非存在婴灵,且这对夫妻能够和婴灵对话。

所以,即便是鼓吹自由的人士,也只敢说“人生而自由”。征询未生孩子的意愿,根本就是个缺乏条件的悖论。

然而,带来之后呢?经历了短暂的“无为”“无造”“无庸”之后,就告诉他:你是有责任的,然后把他推向这个充满了“百罹“、“百忧”、“百凶”的世界?

有人说,你也享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啊。

那么,我不愿遭受“百罹“、“百忧”,同时也不要生命的美好行不行?

答案还是不行。

不是所有的生命,都在享受着这个世界。有些人是终生苦难,有些人是随波逐流。

唐朝有个诗人叫王梵志,他同样讲到了这个问题:

我昔未生时,冥冥无所知。天公强生我,生我复何为?

无衣使我寒,无食使我饥。还你天公我,还我未生时。

这是《兔爰》的千载同声!

那么,即便是衣食无忧,富埒王侯的家庭,就能保证给未出生的孩子带来幸福吗?同样不能。

所以,人类看上去是万物之灵,其实生死轮转,无有休息。佛教管这种裹挟着一切人的力量,叫做“业风”。这是一个多么精妙的比喻!

所以今天的年轻夫妇,很多不愿意生孩子,这其实是自我意识觉醒的现代人负责任的表现。我们实在不应以什么孝道去责难他们。

其实这种自我意识,古代又何尝没有?看看《诗经》这首《兔爰》就好。

毕淑敏有篇文章,写得很有意思,题目就叫《假如我是一个婴孩,我有不出生的权利》,正好就是这篇《兔爰》的注脚:

“人类是一个恢宏整体,并非狭隘的传宗接代。如果你让我满身疾病降临人间,那是你的愚蠢,更是我的悲凉。并非所有的出生都是幸福,也并非所有的隐藏都是怯懦。

我知道你们的希冀,我也知道血浓于水的传说。我不能因为你们昏花的老眼,就模糊自己人生的目标。我应该比你们更强,这需要更多的和谐更多的努力。不要把你们的种种未竟的幻想,五花八门地涂抹到我的出生计划书上。如果你们给予我太多不切实际的重压和溺爱,我情愿逃开你们这样的家庭。

我的父母,请记住我的忠告:我的出生不是我的选择,而是你们的选择。当你们在代替另外一条生命做出如此庄严神圣不可逆反的决定的时候,你们可有足够的远见卓识?你们可有足够的勇气和坚忍?你们可有足够的智慧和真诚?你们可有足够的力量和襟怀?你们可有足够的博爱和慈悲?你们可有足够的尊崇和敬畏?”

这些想法,看上去来自一位很现代的女性。殊不知,《诗经》里的这篇《兔爰》,表达的正是这样的意思。因为这位诗人,发现他上当了!他被带到了这个世界上,然后遭受了无边无际的苦难。

但他并没有怨恨父母,只是说“尚寐无觉”,赶紧睡吧。睡着了就没事了!

比起毕淑敏和王梵志来,这位诗人够厚道。

然而“尚寐无觉”说得很委婉罢了,其实这毋宁说又是一个新问题:

人类有没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

这两个问题,尖锐地摆在我们面前,至少我现在回答不出。相比之下,《伯兮》的相思之苦,《黍离》的故国之悲,又算不了什么了。

有位现代诗人曾少立先生,也在诗里写过:

亡魂撞响回车键,枪眼如坑,字眼如坑,智者从来拒出生。

最后一句,正和《兔爰》异曲同工。

然而就没有办法了么?有的,这就是人类的自我意识,它在这充塞天地的业风之中,有如一点永不熄灭的烛火!

于是,我国古代的思想者们,在这里给出了一些解决的办法。

佛教的禅宗,经常给人参一个话头,那就是:

父母未生我前,哪个是我本来面目?

这个话头如果参破了,其实“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这个问题就等于有了答案。

道教的内丹,认为人生命是顺行的过程,假如想求得解脱,那就得逆炼,讲究的是: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这个观念,其实也是旨在寻找本来面目、未生之时。佛道二教在这里做出的努力,正如科学家们寻找宇宙的起源。科学家们旨在搞清楚宇宙本质,宗教家们旨在搞清楚我们自身。

其实,还有一种替代品,那就是知道此生是来做什么的。所以并不必乞灵于宗教,我认识的的很多人,从事着不同行业的工作,但他们都知道自己此生是来干什么的了。其实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本来面目。他们共同的表现是:坚定、独立,清晰自己的目标,绝不随波逐流。

有人问我:你,作为一个即将要宝宝的父亲,你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呢?

我的回答是:在无法征询他意见的情况下,如果无缘,他不会来;如果有缘他来了,我当然要像毕淑敏说的那样,做好各种物质的准备;但是,最关键的,一定会给他创造充分的条件,让他知道,他从哪里来,要来做什么。

这就是一位将要对未来孩子做出的承诺。

来源:微信订阅号“李天飞”litianfei9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EO中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热榜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