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华尔街“鬼才”伯纳德·巴鲁克

图:约翰·肯尼迪总统在白宫接见伯纳德·巴鲁克

美国女诗人多萝西·帕克曾说,有两样东西困惑着她:拉链的原理和伯纳德·巴鲁克的确切作用。对于后者,帕克小姐是指巴鲁克在其成人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一份有薪水的日常工作。

他既钟情于股市又热衷于政治,被人们冠以“总统顾问”、独狼、投机大师、“公园长椅政治家”等美名。然而人们更愿意称他为“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他就是华尔街大冒险家—德国犹太后裔伯纳德·巴鲁克。

赤手打天下

“巴鲁克”一词在希伯来语里正是“赐福”的意思。1870年生于南卡罗莱纳州,他的父亲是位出色的医生,母亲以教授钢琴和声乐为业,他在4个兄弟中排行老二。巴鲁克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早先他在纽约的一家小经纪行中干些打杂的活儿,周薪3美元。

通过不断努力,被迅速提升为公司的合伙人后,他倾其所有,购得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个席位,不出30岁便成了百万富翁。此后的几年里巴鲁克几度濒临破产却东山再起,可是到了1910年,就已经和摩根等一起成为华尔街屈指可数的大亨。

1891年开始,巴鲁克当起了纽约大银行家豪斯曼的办事员,相当于办公室的勤杂工,平时只做一些接电话、整理交易记录和买三明治的工作。然而,正是这种身份激发了他赚钱的动力。

从此,巴鲁克把闲暇时间用在了学习上,他参加了速记班和商业法夜校,熟记各铁路和工业公司的经营情况和业务范围,通读了《商业金融史》和《谋生手册》。他还学着画了一幅精致的全国地图,添上了各条铁路干线及其运输的主要商品名称,这样无需再花费大量研究时间就能迅速掌握每条新闻的重要金融价值。

1895年初,风险投资大王詹姆斯·基恩授命巴鲁克联合汽油公司及其新的证券。这样,昔日的跑腿小伙升级为一名初级金融分析员。同时,巴鲁克还偷偷地做着另外一份兼职:海上保险辛迪加的一个人向他提供了1500美元,“任务”是提高公司信用度。

由于巴鲁克总是做小笔股票买卖,因此他在股市上发展很慢。1893年的金融大恐慌给每一名证券经纪人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要想寻找足够的有偿债能力的客户变得很困难。起步不久的巴鲁克更是什么样的客户都找不到,一来他没有名气,二来他所效劳的公司无关紧要,三来他做的证券总是赔本。为了招徕客户,他先写好股市行情分析报告,然后挨家挨户地去敲公司办公室的门。

有一次,他去拜访有名的干货商詹姆斯·泰尔科特,却被秘书拦在了门外,于是巴鲁克就耐心地等在外面的大街上,直到目标再次出现在眼前。他紧追了几步,简单作了自我介绍后说,铁路公司的纷纷倒闭是一个大好机会,此时兼并必将赶上股票升值通道。

由于事先对形势做过了仔细研究,他的话打动了泰尔科特,便授命巴鲁克购买俄勒冈&大陆运输公司6%的债券,当时每股约78美分。形势的确如巴鲁克分析的那样,铁路股升值了,巴鲁克在该股涨到1.25美元的时候抛了出去,从此,泰尔科特成了巴鲁克的固定客户。

速成百万富翁

6000美元的年薪是巴鲁克进入华尔街第一天时比较满意的收入。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巴鲁克的视野逐渐开阔,他开始觉得拥有100万美元的年薪也不过如此。根据现有资料,从1897年至1900年大约3年时间里,巴鲁克的个人资产上升到了100万美元,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积累这些财富,这算是一个奇迹。但外界更推崇的是,巴鲁克获得这些财富时采用的是不拘一格的投资手段。

奇迹发生在1897年。那年春天巴鲁克对美国炼糖公司的股票发生了兴趣,财运的好坏就取决于关税的高低。只要外国低价糖被关税挡在外面,美国炼糖公司的股价就会看涨;但如果挡不住外国糖的话,该股票的价格就会随着公司的利润下降而下跌。

当时,参议院正在讨论一项降低外国糖进口税提案,同时众议院也正在进行类似的立法程序。参议院的一举一动时刻牵动着股市的涨跌。巴鲁克坚信参议院通不过这项提案,理由是西方的甜菜种植主们和华尔街一样希望通过关税保护来获得更大的利润。他用300美元为自己的明智推断下注。如果定金是10%的话,他可以操作3000美元股票。

那一年的四五月间,该股价每股约115美元,但到了7月底就涨到了139美元。随着股价的上涨,巴鲁克又用自己以前做定金交易赚取的现金吃进该股,他不断地买,把自己的赌本和赢金再做赌注全部买进。等到股价涨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他又开始时刻提醒自己,一旦有突然下跌的迹象就马上下指令抛出。

但这种被不断警惕着的“停止损失”的指令始终没有发出,巴鲁克获得了巨大利润。当最后参议院否决了这项提案时,股价持续向上攀升。8月31日那天,一则有关财政部将禁止进口荷兰糖的消息带动股市创下了日涨幅最高纪录,美股飞涨8美元,达到156.25美元。就在这时,巴鲁克抛出。他当初投入的区区300美元,最终却足足赚了6万美元。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巴鲁克忙着不断买进时,华盛顿人正在忙着卖出,华尔街一片悲观情绪。

1898年的美国,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还算不错。在春季时,战争阴云日渐浓密,股市有所降温。但是到了夏季,前线传来了打胜仗的消息后,股票价格一路回升。此时,27岁的巴鲁克已经是一名较有知名度的股票经纪人,俗称投资代理人。他的老板阿瑟·豪斯曼与《纽约时报》财经版的编辑亨利·阿罗威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私人关系,这一点无疑推动了巴鲁克的事业发展。

在华盛顿正式宣布美国海军于7月3日这一天在圣地亚哥取得美西战争的决定性胜利前,阿罗威把消息透露给了豪斯曼,豪斯曼又与巴鲁克商议后认为,战争结束后,美国的金融市场随之会出现快速反弹,甚至可能出现强劲势头。第二天7月4日纽约证券交易所按照惯例停业一天,但是伦敦证券交易所在正常营业。

此时如果在伦敦低价购进股票,然后在纽约高价抛出,中间的差额利润将是可观的。最终,他们成功了,虽然他们并非是国庆节这天从伦敦购进大量股票的惟一一家公司,但是毕竟这一举动显示了该公司极强的预见性和有勇有谋的一面。

自1897年以300美元做风险投资起家,到32岁巴鲁克便积累了320万美元的财富。即便在经历了1929年至1933年的经济大萧条后,他仍能积累起几千万美元的财富。据估计,巴鲁克1929年财产最高值可能在22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

1931年的财产清单显示巴鲁克那时的总资产是1600万美元,其中现金870万美元,股票369万美元,债券306万美元,借贷55万元。巴鲁克留下来的物业价值超过了1400万美元,他一生对各项事业的捐款将近2000万美元。

扫描到手机WAP站访问 来源:国际金融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EO中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