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首富之女:改造首富父亲

1982年,刘永好31岁,在那一年他开始搭建新希望集团的雏形。他们兄弟四人辞去公职,变卖家当,筹集了1000元,到四川成都新津县农村创业。

今年,刘永好的女儿刘畅31岁,管理新希望集团旗下数家企业。她已经多次登陆胡润女富豪榜,个人资产达92亿元。

但是,刘永好似乎还对女儿怀有歉意,害怕“连累”了她,让她做什么事都好像是靠老爸。

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则公开与老爸唱反调,表示“对老爸的管理方式有很多不认同”。

8月22日,在CCTV财经频道开播两周年大型活动《高朋满座》中,这两位“首富”的女儿,成为最受关注的对象。

尽管“首富”尚未老矣,但接班人问题已经摆在面前。于是,刘永好、宗庆后开始不约而同地“推”自己的女儿,希望她们继承的,更多在财产之外。

“女承父业”

她们的父亲,都曾分别名列福布斯、胡润排行榜中国内地首富。

刘永好的新希望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截至2008年底,总资产299亿元。宗庆后的娃哈哈集团则是中国饮料行业老大,目前总资产300亿元。

如此庞大的企业航母将来由谁接掌舵盘?企业是父辈的命,而他们又都只有一个独女。

8月22日,刘永好对刘畅说:“不管你接班,还是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幸福就好。”宗庆后也表示:“接不接班要看女儿高兴。”但实际上,两位都早已将女儿当作接班人悉心培养。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刘永好来京开会带上了女儿刘畅,这是她首次在媒体前亮相。从那时起,外界关于“刘畅将接掌新希望集团”的传言不绝于耳。

据说,刘畅16岁赴美求学,2002年获得MBA学位归国后,就开始进入新希望集团“做一些事”。但刘永好希望她“10年内不要出现在媒体前”,“安心在公司学习”。但树欲静而风不止。从2006年开始,胡润女富豪榜上就一直有刘畅的名字。

如今,10年期满。刘永好开始高调把女儿推向台前。如今的刘畅持有新希望集团36.35%股权,间接持股新希望和民生银行两家上市公司,同时还担任四川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今年7月,新希望集团斥资4亿元在重庆设立了两家股权投资中心,其中一家名为重庆新希望股权投资中心,注册资金3亿元,法人代表正是刘畅。

“我不认为我是唯一能够担起这个大任的人,但我绝对是最由衷想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的人。”谈及接班,刘畅说。

与刘畅一样,宗馥莉也是位女海归。她在美国攻读工商管理专业,2004年回到国内。

2005年3月,宗馥莉开始担任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管辖6家分公司,分属饮料、方便食品、童装、日化等行业。2010年,宗馥莉整合了娃哈哈供应部、工程部等各个部门的进出口相关业务,组建进出口公司,同时兼管对外投资,开始探索娃哈哈集团的国际化路线。

“娃哈哈现在每年大约有1/3的产出,是由她管辖的企业贡献的。”8月22日,宗庆后说。

变革父亲

当被问到“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宗馥莉脱口而出“等于零”。

听似“敬畏之心”,只有宗庆后了解其中的门道:“她这是在埋怨我,她要改变这个状况。”

与刘永好在刘畅心中是“完美父亲”相比,宗馥莉与宗庆后倒像是“冤家对头”。宗馥莉说与父亲有代沟,交流的话题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宗庆后也坦言“愧疚于女儿”,女儿16岁只身赴美国读寄宿学校,自己还是因为“罐头出口到美国了才顺便去看了一下”。

更大的分歧在企业管理上。宗馥莉说自己对父亲的管理方式“有很多地方都不太认同”,“他喜欢变,变得快,就是没有章法,让对手措手不及。我喜欢做长期计划,有了计划,希望执行它,不折不扣完成它,这一点在我父亲管理上不太可能看得到。”宗馥莉说。

宗馥莉更希望改变娃哈哈的文化,改变“娃哈哈等于宗庆后”的文化。

“现在娃哈哈等于宗庆后是所有媒体或者大众的想法,我希望娃哈哈其实代表的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是一种很好的理念,它应该有它自己的个性,有它自己的品牌独特性,我不希望它以企业家本身来做宣传。这是我想要去改变的。”宗馥莉也许已经在为“后宗庆后时代”做准备。

与宗家父女相比,刘永好和刘畅的分歧没有太多,他们都坚持“养猪”,只不过刘畅想要更时尚地养猪。

刘畅说,“时尚”是她唯一能找到的刘永好的“软肋”所在。她因此还带刘永好去拍时尚杂志的封面,把一个“农民企业家”塑造成“时尚达人”。

而她自己,也在寻找“时尚”与“养猪”的契合点。

“我逐渐爱上这样的事业。在国外很多场合别人问你是做什么的,我习惯性回答我是养猪的。对方都会愣一下,然后哈哈大笑。我会解释我为什么是养猪的,会讲述自己是怎样做的,别人很能接受。”刘畅说。

“接班”还要谁点头?

即便有心将接力棒交给女儿,也还是有不少现实问题横亘在父辈的面前。

比如娃哈哈集团,2000年改制之后,宗庆后个人持股29%,管理层及员工持股25%,另外46%由杭州上城区政府持有。也就是说,宗庆后如果只是要把名下的股份完全交给宗馥莉,这的确只要“看她高兴不高兴”,而如果想让宗馥莉全面接手娃哈哈集团的经营管理,则要“看董事会高兴不高兴”。

因此,塑造宗馥莉在公司内部的权威,应该是宗庆后目前的大事。据说,宗庆后特意把自己的秘书抽调给宗馥莉当助手,还希望给她身边派一批“老臣”来辅佐。

刘畅的接班问题上,不会有董事会的障碍。因为在新希望集团,刘氏一家三口持有全部股权。

但近日涉及刘畅的一则负面消息,却让人多少有些担忧。

近日媒体纷纷报道,旨在“实施中非希望工程”的“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却以此牟利,入会需“一次性缴纳加盟费10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是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于2010年成立的,成员为20岁至35岁的全球杰出华商的子女接班人。

而担任该俱乐部主席的正是刘畅。这也许不致影响刘畅接班新希望,但卷入这样的事端肯定不是刘畅和刘永好希望看到的。

免责声明:本站只提供信息交流,不代表网站自身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为CEO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