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异想天开很重要

化学家罗德·霍夫曼获得过诺贝尔奖,但他的成功之路并不平坦。他生于波兰,从纳粹集中营里死里逃生。他12岁时到达美国,就读于纽约著名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然后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和哈佛大学(Harvard)。

霍夫曼在1981年荣获诺贝尔化学奖时年仅44岁,但他此后并没有不思进取,坐享清福。这位75岁的科学家至今已经指导了超过200名研究生、博士和博士后,还在康奈尔大学(Cornell)教授化学入门,同时与人合作剧本,发表诗歌。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他还在纽约的科妮莉亚街咖啡馆(Cornelia Street cafe)协助主持一个兼顾科学与表演的沙龙。他最近接受了《财富》杂志的采访,讨论领导能力、分子和提倡大胆想法的心路历程。以下是经过剪辑的对话稿。

《财富》:您的研究工作可以看作是一门生意,你是不是也是这么看的?

罗德·霍夫曼:是的,你可以对我的工作做一个投入-产出的经济学分析。我的成果包括560篇论文和不计其数的报告和其它事项,但论文是最重要的成果。我的业务就是提出想法,没有专利、版权或是别的什么考虑。有趣吧?投入就是每年20万到3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用于雇员和合作者的开支,产出就是560篇科学论文。

这是不是有点像做生意,得要点管理技巧?

在科学领域,我们发表的所有论文几乎都是和其它研究小组合作的产品。而在研究小组内部,我们也合作得很好。

告诉人们,组里某人提出的想法不好或不对时,要注意方式。首先,即使是批评,也要让那个人有机会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想法。但更重要的是,不要让他们从此信心全无,再也不敢提出新想法。

有时很难把握分寸。管理学院或许可以教授一些心理技巧。通过这些技巧可以培育一个环境,让人勇于提出大胆的想法。

科学界对研究资金的竞争非常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您如何保持进取心,发表了那么多论文?

没错,竞争的确激烈。但我首先得说,尽管这个说法在科学界并不受欢迎,我觉得就资金来源而言,和艺术及人文学科相比,理工科还是幸福得多。因为我对两个世界都有所了解。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总预算不过是康奈尔大学在理工科领域所得到的政府研究及支持资金的一半。

不过金钱并不是我们的研究动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加入了这个让人着迷、而又永无止境的奇妙事业,事业的目的是获取关于宇宙和我们自身的可靠知识。这种动力从年轻时开始,直到现在也没有衰退,一直让人乐在其中。

有些化学家也会名利双收,对吧?

是的,不过开公司的人一般都是发现了某种催化剂或者药物。那些领域曾经有过很多有趣、但让人心碎的故事,某人从一个精彩的点子出发,开办公司。然后自然而然地就考虑上市,就有风投参与(毕竟我们在做《财富》的访谈),最早的投资者(此处指科学家——译注)就被排挤出公司的运营,最终完全失去自己的公司。

但很多人在商业化产品的时候还保持着单纯的热情,但如果他们太过纠结于自己的研究,也可能会导致心理问题。我敢肯定读者们也听说过这类故事。

在商业界,这样的事数不胜数。但在科学领域,单纯地了解世界依然还是主流。

认识世界,或者创造世界。我的一部分研究工作就是去预测在地球上此前并不存在的分子,实在有趣得紧,我希望有人能制造出那些分子。但我认为创造出新分子的科学家和化学家应该担心那些分子的用途,可能有人会将之用于不当用途。我觉得他们对这个问题的重视还不够。造物有种天然的道德责任,不管是生小孩、制造分子,还是制造武器。

作为一个化学家,您还学到了什么?

我从化学学到的一件事就是:事物是复杂的,必须接受这种复杂性。即使我的大脑喜欢简明,想要把事情区分为非黑即白。但现实世界是复杂的,问题的答案,特别是社会问题,从来不会很简单。现在是大选年,不管哪个政党,他们的竞选广告总是想要把复杂的世界简单化。

但我认为我们必须避免过度简化:人类行为、政治解决方案、社会系统都如此。化学让我对此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因为在化学的世界里,我们需要复杂。我们为何需要7,000万个分子?因为人体是复杂的,含有92种元素,非常美妙。但元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元素中能构建出什么,而那就是复杂结构。这就是我从化学学到的教训之一。我接受了复杂性,我能够理性地看待这种复杂性。

听起来也像是对政客和商业领袖的忠告。

没错,我很想让他们再重温一下化学课。

扫描到手机WAP站访问 来源:财富中文网

免责声明:本站只提供信息交流,不代表网站自身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为CEO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