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微信 |
商务合作

CEO中文网

寂寞的斗士:郎咸平

记者多次联系郎咸平的秘书,均告之演讲日程排满,没有时间接受采访。无奈之下给郎咸平发了短信,并附上一首《天意》的歌词。

果然有了回信:在哪儿?可以见你。

《天意》是郎咸平唯一会唱的两首流行歌曲之一,另一首是《无言的结局》。

引起经济界、学界阵阵旋风的郎咸平

利剑挥砍不是我的专业

“任凭世间无情的摆布/ 我不怕痛不怕输/ 只怕再多努力也无助……”。

郎咸平说《天意》歌词也是对他人生的注解。这几年,三叩(TCL)、四问(海尔)、七敲(格林柯尔),乃至“国退民进”的争论中屡遭围攻炮轰的他依然故我,词锋尖锐。

有人认为他是出风头;有人说他是“非主流经济学”;也有人说他是个人炒作。郎咸平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学者该做的事情。

“从小到大,我都不是精英,我不过是个苦读的书生,这种生活并不值得羡慕。大家说我作秀,其实这个社会对我的关心才是我奋斗的原动力”。

“外界虽然给我戴了很多帽子,但是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现在的局势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一种情况。我很担心媒体会把我推向一个神台,我并不是要拿着道德的利剑,来挥砍这些企业家,因为这根本不是我的专业。坦白讲,我的贡献就是用数据说话,仅此而已”。

敢吃“血淋淋”的东西

见过郎咸平的人,可能会觉得他很凶。不过,这位教授却被人发现了很多秘密:他像孩子一样喜欢看焰火;最爱吃台湾的桃园街牛肉面,嘴馋了却不能回台北时,总要央告家人带给他;酒量不错,白酒能喝一两瓶;生平养过无数宠物——从猫、狗、鱼到乌龟、泥鳅、蜥蜴、海壁虎甚至蚂蚁。49岁的年纪却还童心未泯。

说到性格,郎咸平承认自己“胆大妄为”,敢吃“血淋淋”的东西。从小到大没什么可怕的,除了小时候怕念书、考试、写文章之外,(而这些现在倒成了他最擅长的东西)。

可这些都是表面,他说他的心是寂寞的。寂寞到一个人去打高尔夫。他说自己智商虽有但情商太差。

郎咸平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定居在美国,他说自己平常不上网也不看报纸,与家人见一面都算稀罕,有时家里人甚至不清楚他一个人在国内干什么。他习惯了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

郎咸平开玩笑地说:“我是个不‘坐台’的教授,上课永远讲完就走……。”

为了保持研究课题的独立性,郎咸平对于无数邀请他、给某个公司做独立董事的请求,一概拒绝,潜心治学。不知道哪个郎咸平更真实。

不觉得自己聪明

郎咸平说他小时候很笨,大学毕业后考沃顿商学院,托福只考了550,GRE只考1630。

“为什么他们会收我这个笨蛋呢?因为我当时报的那个商业经济系才开办一年,那年全世界招生10个,可就只报了7个。我一辈子不觉得我聪明,但是我很用功”。

他现在主要精力就是搞研究。根据科学、严谨、逻辑、实证的国际标准,他努力地在全世界最顶级的学术刊物上发表更多的论文和案例。

在他看来,学术是不容挑战的!不容置疑的!他特别强调自己发表论文的标准是全世界创造的标准,不是郎咸平个人创造的标准。他的梦想就是坚持自己的学术信仰,他认为自己可以为中国的改革与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研究之余,他也有自己的乐趣。《无言的结局》是他会唱的两首歌中的另一首歌。歌词中“也许我会忘记也许会更想你,也许已没有也许”的话语更显现了他的淡然。

尽管2003年他在尖沙嘴买了价值700万元的新房子,但他更喜欢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在讲堂上授完课夹起皮包就走的感觉很美,累了烦了也往往闷在小小的办公室里。

郎咸平说他对付压力的主要办法就是睡觉,一次睡六七个小时,接连睡上两天。醒来后如释重负,接着就是读书。

郎咸平语录

“与其说是韦尔奇传奇,不如说是韦尔奇泡沫,韦尔奇带给GE股民的是一堆泡沫。”

我反对‘国退民进’,即使企业家干得再好,也不能把企业送给他!

国有企业所有人缺位,是经济学家拍脑袋想出来的。

在格林柯尔,顾雏军用“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借鸡生蛋”的“七板斧”巧取豪夺了大量国有资产,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

香港人只在乎股票赚多少钱、房地产什么时候涨,你在那里谈深层次的理念,人家不想听。于是想“转战”大陆。

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

我讲一句大话,假如哪一个企业家的所作所为是我郎咸平看不出来的话,我从今天开始封剑退出江湖!

我是一匹来自南方的“狼”(郎)。这个社会历来不欣赏这种做派,而喜欢中庸、四平八稳。所以我这几十年走得比较辛苦。

人物档案

49岁,长江商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讲座教授。

1956年出生于台湾,父亲是个军人。当初从青岛撤退到台湾时,每个军官一般都带着一箱子黄金、白银,但他的父亲却特别有趣, 仅带着一箱“青岛啤酒”和三块大洋。在波涛汹涌的海上,他花两块大洋买了一张床位,下船后又花了一块大洋买了一串香蕉,从此便身无分文。

凭着勤奋、多才,他的父亲42岁就升任空军少将。但后来,又因刚直不阿、敢怒敢言得罪了不少上司,播下了日后提前退休的种子。

郎咸平至今还记得他小时候,父亲很骄傲地对他说:“别人问我这一辈子最骄傲的是什么,那就是你爸爸从来没带着你妈妈到别人家去磕头、送礼……。”当时,他觉得父亲非常伟大。

1986年,郎咸平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他曾于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

免责声明:本站只提供免费信息交流,转载文章版权归相关平台原作者所有,不代表网站自身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bd@xiceo.com)告知,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为CEO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